法院文化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法院文化 法官风采

“全国优秀法官”蓝榕概:让当事人少跑路、少花钱,减少诉累

蓝榕概每天能接到100多个电话,九成以上来自他的当事人。

佛冈县人民法院副院长蓝榕概,从事司法调解工作二十多年,几乎每天都在跟当事人接触。帮人维护合法权益,由于体重200多斤,人称“肥佬法官”。

他为人化解矛盾,工作突出,他先后获得过“全国优秀法官”“全省法院党建工作先进个人”等称号。

“帮人解决问题,有趣,有成就感”

上世纪60年代,蓝榕概出生在佛冈县农村。农村民风淳厚,乡里乡亲,和睦相处。偶有小矛盾、大纠纷,村民或者找村干部,或者找公社干部。

干部往中间一站,听完甲方说,再听乙方说,经过一次调解或者多次调解,矛盾化解,双方言和。这种场景引得村民纷纷围观,蓝榕概就是围观者之一。

“帮人解决问题,有趣,有成就感。”少年蓝榕概喜欢这种工作:为人化解矛盾。成年之后,由于为人民群众化解矛盾的司法调解工作突出,蓝榕概获得了一大堆荣誉:清远市“全市法院系统调解能手”广东省“全省法院党建工作先进个人”“落实三项重点工作,构建和谐广东先进个人”“广东省先进工作者”“全国优秀法官”“佛冈好人”等。

根据多年工作实践,蓝榕概独创了“调解五法”:

以多角度、多层次使当事人放弃彼此纷争的“迂回调解法”,多方沟通的圆桌调解法”;避免当事人矛盾激化的“背靠背调解法”;以情动人的“亲情调解法”;多管齐下的“联动调解法”

2012年5月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谭玲到清远调研指导工作时提出:佛冈法院可利用蓝榕概这块调解金漆招牌,探索“师傅带徒弟”的法官培养模式,逐步建立起群众认可的“蓝榕概法官调解工作室”。

2012年12月11日上午,广东省首个以法官个人名字命名的基层法院调解工作室——“蓝榕概法官调解工作室”,在佛冈县汤塘镇汤塘人民法庭正式挂牌成立。

“我热爱法官这一职业,‘司法为民,公正司法’是我的追求。”荣誉等身的蓝榕概,由于200多斤的体重,他被人称为“肥佬法官”。

“情系百姓,做群众的贴心人”

“蓝榕概情系百姓,做群众的贴心人。”曾经担任过佛冈县人民法院院长的黄富强说,他带着对人民群众深厚的感情去工作,能把群众当亲人,所以与当地老百姓的关系特别好。

黄富强至今记得一个案子:

佛冈县下辖的一个村有一棵龙眼树,树主人是刘某两兄弟,树下的菜地,属于同村的肖某两兄弟。

龙眼树枝繁叶茂,树冠覆盖了近50平方米,树下自然就很难长东西。有一天,肖某两兄弟搬来梯子,砍掉了6根盘子那么粗的树枝。“要么赔一万元钱,要么打人!”这一砍,刘某两兄弟不干了

“赔钱没门!打架就打架,谁怕谁?”肖某两兄弟不示弱。

村干部劝解,没用。派出所警察上门,没用。最后闹到了法庭。按常规,这事很好解决:评估,判决,执行,就结案了。

“如果轻易下判决,‘官了民不了’,邻里感情无法修复,只会恶化。”作为法官的蓝榕概,没有选择轻松。他分别先后找到刘某、肖某两兄弟谈。到处打听村里的长者,刘某、肖某同时都敬重。接下来,蓝榕概请长者出面,把双方叫到龙眼树下。

“刘氏、肖氏祖宗如果像你们一样斤斤计较,就没有今天的这棵百年龙眼树。”“邻里相处,你们的祖宗可以做到宽以待人,你们为什么不能?”“乡里乡亲,抬头不见低头见,一见面就黑着脸,今后这日子怎么过?”长者一边说,一边用烟袋敲打着这棵百年龙眼树。

蓝榕概一趟又一趟地往村里跑,长者一次又一次地劝说,历时两月,双方握手言和:肖某两兄弟一次性赔偿了3500元,当场付款。结案时,四双手握在一起。那年夏天,肖家人还吃到了刘家的龙眼果,刘家人吃到了肖家人的青菜。至今,龙眼树依旧在,枝繁叶茂。

和当事人打成一片

“蓝榕概情系百姓,做群众的贴心人。”曾经担任过佛冈县人民法院院长的黄富强说,他带着对人民群众深厚的感情去工作,能把群众当亲人,所以与当地老百姓的关系特别好。

“他做调解工作,比较有方法。”佛冈县人民法院汤塘法庭庭长李海华曾经跟蓝榕概同事多年。“烟酒经”就是蓝榕概的方法之一。“如果不和当事人打成一片,人家也不能和你说心里话。”为了做好法律调解工作,本来不抽烟不喝酒的蓝榕概,把烟和酒用到了工作当中。

每天起床后,蓝榕概在兜里都有揣着三包烟的习惯。他自己不抽,在做调解工作过程中,为了拉近彼此的距离而准备。“我给人家递上一根烟,人家接下来就不会那么紧张,彼此的距离也就拉近了。”蓝榕概的一根烟让当事人觉得这个法官“接地气”,愿意敞开心扉,说出心里话。蓝榕概的酒量不高,为做好调解工作,豁出去。9年前,他受理了一宗离婚案件。被告谭某,在山上管理2000多棵沙糖桔,老婆在山下带小孩。一直以来,夫妻分工明确。有一天,12岁的儿子不幸溺水身亡。

承受不住丧子之痛的谭某,用柴刀劈碎了当年的婚床,点火烧掉了老婆的全部衣服,把老婆赶出了家门。从此以后,谭某不再上山,随身携带两样东西:酒瓶和柴刀。没人敢靠近他。整整3年时间里,只要老婆一回家,醉醺醺的他就抄起柴刀,大喊大叫。

老婆找过妇联,找过村委会,找过维稳中心,找过派出所,一切如故。“看样子,日子是过不下去了。”老婆只好到法庭起诉离婚。谭某不说离,不说不离,也不到庭。了解了案情,蓝榕概主动到山上去找谭某。

第一次上山,他挥舞着柴刀拼命砍他的竹子,理都不理他;第二次上山,蓝榕概刚说几句话,谭某抄起柴刀拍门,“啪啪啪”声响,震耳朵。这两次,谭某没跟他说过一句话。第三次,他选了个谭某吃饭的时间去,此时的谭某手上没有柴刀。“事情到了这一步,但是生活还得继续……”蓝榕概细声细语地讲道理。谭某则一筷子菜一大口酒,一杯接一杯,一口接一口,旁若无人。蓝榕概继续说着。突然,他被打断了。“嘭”地一声,谭某把筷子往桌上狠狠一摔,把两瓶酒往蓝榕概跟前一推:“你别在这里啰啰嗦嗦!这两瓶酒,你一口气喝了,我就听你的!”这下蓝榕概傻了,他血压长期低压110,高压190,医生让他不要碰酒。

这两瓶米酒,当地产,40多度,四两一瓶,八两酒下去,能行吗?犹豫了一下,蓝榕概豁出去了。他抓起酒瓶,仰起了脖子,“咕嘟”“咕嘟”。蓝榕概只喝了一大口,谭某抓住了他的手,把酒瓶拿开。“哇”地一声,谭某嚎啕大哭。“哭吧,我懂!你就当着我的面哭个够吧!”蓝榕概抓住他的手。“无论生活中发生什么,日子总得过……”蓝榕概开始大劝,谭某时不时点一下头。

第二天,蓝榕概又去谭某的丈母娘家,把他老婆接了回来。那天之后,这个家庭又恢复了常态:老公在山上打理砂糖橘,老婆在山下负责家务。不久,他们又有一个儿子出生。

“让当事人少跑路、少花钱,减少诉累”

“为什么你对待当事人,像对待亲人一样?”佛冈县人民法院行政庭前副庭长刘光辉不解。“我的很多当事人来自基层,他们文化程度不高、经济能力一般,维护合法权益的成本高。作为法官,就要尽量让当事人少跑路、少花钱,减少诉累。”蓝榕概回答。

小余就是蓝榕概的当事人之一。他来自四川,在佛冈打工。2010年10月,两名未成年人梁某和谭某进入工厂车间,将小余的头部打伤。小余被送到医院救治,经鉴定为轻伤。小余把梁某和谭某告上了法庭,要求被告人赔偿经济损失1.7万余元。蓝榕概了解情况后发现,两名被告人均为未成年人,家境困难,即便判了,也很难拿到钱。为了快些拿到钱,小余还打算到广州请律师。蓝榕概认为请律师至少要花掉数千元,不如协商解决。

考虑到小余不方便请假,出院后的他,身体未完全康复,行动不便。于是,蓝榕概来到小余所在的工厂,跟他协调。接下来,蓝榕概又将小余和被告的监护人,召集到法庭协商。经过反复调解,协议赔偿9800元,双方都表示能够接受。“本来以为拿到赔偿要经过一番折腾,没想到这么快把事情解决了。”小余说,蓝榕概还打车送他到银行,把赔偿金存了起来。事后,小余要还10块钱的车费,蓝榕概不要。“帮了我这么大的忙,没有抽我一根烟,没有喝我一口茶。”小余连向蓝榕概翘大拇指。

“我是一名法官,就要履行好职责”

去年有一次,老婆陆桂英跟蓝榕概约好:周六下午,陪我买衣服。到了周六下午,蓝榕概“爽约”了。那个下午,他去见当事人,做调解工作。

陆桂英不高兴,脸色难看。“我是一名法官,做这个工作,就要履行好职责。”蓝榕概解释:确实,我陪你的时候少,但是我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,又不是去做喝酒、打牌之类的事情。

10月的一个周末,蓝榕概和老婆、儿子围在饭桌前晚餐。突然,蓝榕概的电话响了,他拿起手机,放下了碗筷,走向了阳台。陆桂英知道:他又要忙开了。


上一篇: 黄睿:将执行进行到底
下一篇: 广东法院青年法官业务技能大PK!市中级法院刘永戈荣获三等奖!

版权所有: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 Copyright @2006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 44180202000239号

ICP备案号:粤ICP备12042224号-1经营许可证证书